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背景提升 >
马立诚:香港杂糅三种文化 和内地冲突较尖锐
发布日期:2021-11-19 20:50   来源:未知   阅读:

  很高兴能有这样的机会和香港,内地的朋友做沟通和交流。我是北京人,又在香港工作和生活过一段时间(03年8月到04年8月,恰为SARS时期)。由于有这样的经历,所以我非常关注香港和内地的文化冲突与融合。我觉得,如果谈到香港和内地的文化冲突,今年的1月15日应该是一个有标志性意义的日子。那天发生了两件事,一件事是大陆游客在港铁车厢里给小孩喂零食,洒到车厢内,并与香港旅客发生冲突;第二件便是香港的一千多名孕妇、市民上街游行,抗议大陆“双非孕妇”来港产子,占用香港的医疗资源。这两件事情,其实一个关系社会公德问题,另一个则关系到资源争夺的问题。

  先说社会公德问题,在港铁里的事,按(香港)规定车厢里,是不允许吃东西的,大陆游客可能不太了解这件事,香港游客出来制止,于是两人便争吵起来。这段视频放到网上后,引起很多港民对内地居民社会公德的批评,包括在公共场合高声喧哗、在非抽烟场所抽烟、在旅游过程中随手乱扔杂物等。并由此展开了一个批评浪潮,而内地最极端的回应就是北大的孔庆东,他在视频中破口大骂,说港人在外国人面前是狗,内地人游客面前是狼,并说香港人是殖民地的奴才等等。随后再引起一波一波的骂战,香港人在报章上卖广告,画了大蝗虫俯瞰香港维多利亚港湾的漫画,暗指内地人是蝗虫。这种很情绪化的事,我觉得属于社会公德问题。

  另一个是香港孕妇抗议大陆“双非孕妇“来港产子问题。2011年香港本地孕妇产子是24万,“双非孕妇”为3.5万左右。香港人在网上和报刊上批评内地“双非孕妇“来港产子,说是这是争夺香港的医疗资源。在争夺医疗资源的问题上,当然还不只是争夺医疗资源方面,比如内地游客来港抢购奶粉,导致一段时间内,香港部分店铺没有奶粉供应,香港家长无奶粉可买。特区政府与奶粉供应商谈判,造成奶粉价格的升高,也还有内地人到香港买房的问题,有一个统计称,去年香港房屋成交量有20%是被内地买走了,特别是两千万元以上的高级房屋。在买的过程推高房屋价格,使得香港刚工作不久的年轻人压力增加,觉得买房无望。

  这两件关于社会公德与资源争夺的事件是我看到的,除了意识形态之外,港人与内地人之间冲突的两个焦点。我觉得在这两个焦点之后,反映着三个比较大深层次的问题,当然不是停止在就事论事层面,而是要去发掘在这件事情背后,事件是如何发生的。

  第一个方面,香港和内地在文化与制度方面的差异是比较大的。第二个方面,香港和内地的观点冲突比较尖锐。第三,就是特区政府(容许我在这给特区政府提点建设性意见和批评)在政策的制定上有些缺失,应对也不够及时。

  先谈第一个,内地和香港的文化制度差异还是非常大的,虽然都是黑头发黑眼镜的同胞,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差别。但实际上,文化的差异,用一个到香港读书的内地学生的话说,是有如“天壤之别”。

  我觉得香港文化是有三个方面组合的,一个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一个是广东文化,再就是英国文化,是这三方面杂糅在一起的产物。

  香港的传统文化,03年,我第一次到香港时,看到满街的繁体字,还有中医药房里的坐堂中医,我去请他们看病,漂亮的繁体字,竖写的药方,当时很起怀旧的感觉和意念。内地小说家王朔说,香港这个地方,是保留了过去才子佳人的那种鸳鸯蝴蝶派小说的地方。我来了之后,感触还是很深的,大陆总是说讲话资本,虽然我个人是赞成资本派的,但是我看到这么多繁体字之后,还是感觉蛮亲切的。我年纪很大,小时候就是学繁体字的,

  广东文化方面,讲广东话,吃早茶这就是广东文化的一个体现。还有英国,一百年的殖民历史,我觉得英国文化在香港的浸润是很深的。我住的酒店,向每个房间赠送《圣经》,这在内地就没有。另外就是,香港的英式教育,香港的精英阶层流行讲英文,英国的礼仪,这些都渗透在香港市民的方方面面,所以英国文化的痕迹是非常深的。

  内地呢?红色文化,内地通过各种政治运动,比如文革,它对内地的文化冲击实在是太大了。用现在新儒家的话来说,内地(文化)叫做“礼崩乐坏”,(主要是说)道德伦理方面的。内地除了广东人以外,(大部分)听不懂广东话,不会说广东话,也没有吃早茶的习惯。到香港来迎面碰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语言交流问题,比如去打出租车,你说普通话,他听不懂,这是非常困难。

  昨天我与台湾作家在一块说笑话,说内地学生在台湾读书,交融的可能会更快一些,因为台湾讲国语,首先语言交流上就没这么大问题,他们也这样认为。

  另外一个是英国文化,英国文化在香港文化中的地位,在内地是远远没有,也根本谈不上的。内地的红色文化,追根溯源,还是受前苏联的影响太多、太重了。大家想想,这两种文化遇到一起,差异太麻烦了。小的地方来说,我的一些朋友来香港就说,没想到在香港的小汽车里面,司机是坐在右面的,而大陆的司机是坐在左面的;另外大陆小汽车,当你正面走来时,它是顺右行驶在右停靠,在香港是延左行驶。所以来香港的内地游客,在香港打车都是个麻烦事,因为习惯在右面叫车右面停。

  我在与内地朋友聊天时提到,香港有规定,向海里扔东西要判刑八个月,还要罚款一万多港币,随地抽烟也要罚款,还有高空掷物罪,内地朋友就很诧异,“会这样吗?”这就是两地包括法律制度的差异。

  当然内地人来香港,看到自由的新闻、标语还有报纸上的文章,对他们产生的莫名的恐惧感,这些都有,这也是一种差距。

  我感觉很多的内地人,来香港,有许多的新鲜感、距离感,还有紧张感,这就是文化和制度上的差异是很大的。

  还有观念方面的冲突,也是非常的激烈的。刚所提到的港铁吃零食引发的小风波以及两地的骂战。孔庆东教授的言辞也很激烈,我分析了一下孔教授的言论,我个人是非常不赞同的。第一,香港地区是当了英国的殖民地,可是,香港成为殖民地,是港人的责任吗?不是,你去骂港人,那怎么能这样呢?那是清朝时期的北京政府,港人怎么选择?他们没得选择。香港已经是这样了,把这个头衔加在完全没有选择的港人的头上,这是完全不讲道理的,这没有骂对人。

  第二点便是,殖民地的历史结束了,到今天已经作古了。今天的香港也可能再被英国的统治了。既然到今天,殖民地的历史已经结束了,那么我们就有条件,坐下来冷静评判殖民地对文化的正面的和负面的影响。假如香港今天仍是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那么我说殖民地的正面和负面可能会是很尴尬的事情,既然殖民地的历史结束了,那么我们就来谈谈这个问题。殖民地有屈辱、有压迫,也不是香港人在那个时候主动选择的。

  但是殖民地也有中西杂交的优势,任何不同的文化,在一起,总会产生出一些既有负面,也有灿烂的东西。在先生的眼里,上海和香港是正面的。因为在内地的城市里,接近香港的是上海。上海被称为是“万国之都”,租借史也是近百年,最早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照片是在上海。今天,上海和香港仍然是中国最发达的地方。在《文选》第三卷里说,上海人聪明,素质好。他还说,当初在深圳设立经济特区,主要还是考虑它毗邻香港,对比再看看,是怎样评价上海的,这不是一目了然的吗?

  上海和香港有过部分和全部的殖民历史,但是通过中西文化的杂交,有些好的东西。我在报上看的数据,在香港读本科的人数是4500,研究生是4500, 将近一万人。我问一些内地高考高分数的学生,其中有些还是某些省的文理科、状元,“怎么会考虑到香港读大学呢?”他说他喜欢香港中西合璧的文化环境。你们看,香港这样的过去殖民历史留下的中西合璧的文化环境,对内地这样的精英有这样大的吸引力。

  当初香港变成殖民地,港民没得选择,成为了英国的殖民地,这是清政府的责任,但当时人民有点小小的选择。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内地人偷渡到广东来,我很少听说香港人一定要把自己变成内地人,这个吸引力在哪?所以我们一定讲真话,要实事求是。

  当然我觉得,孔庆东说港人对内地人是狼,欺负歧视内地人,这个观点不完全符合实际。比如,中国改革开放34年,从香港引进的资金、技术、人才、管理经验,这些因素非常得多,香港可以说为中国的改革开放,还有中国今天的富裕立过功,这是内地有识之士的共识。直到现在为止,内地各个省,重要的城市,到香港来招商、洽谈的也很多,所以,用这个香港人是狼,对内地人不好来概括他们是非常偏激的,非常不负责任的言论。

  1998年4月8日,原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万里先生接见我,做了一个两人的谈话。因为当时我写的《交锋》得到万里先生的非常重视,谈话的内容大部分是关于内地的情况,那时极左很严重,在谈话结束的时候,他问我怎么看香港的形势呢,1998年?我说“万老,请指示”。他说有左,有左就不好,没有左就很好。那么现在,我觉得,万里先生所批评的左,集中体现在孔庆东先生身上,他就是大陆极左势力。他还有乌有之乡等网站对我们香港同胞的污蔑,我作为大陆的知识分子,今天在香港的讲坛上,我要说他是挑拨族群分裂的一个人物。

  在关键冲突方面,港人也不是一点责任也没有,比如在报刊上卖广告,画蝗虫俯瞰维多利亚港湾,这个我觉得太情绪化了。曾小姐你是从台湾来的,来了近20年了,你也有必要客观看这个,我要是讲的不对的地方, 你也可以提出来。昨天,我与香港政府官员见面,有官员跟我说,中央政府是很支持香港的。近年来在金融政策方面,给香港很多政策上的便利和支持,所以中央政府是希望香港繁荣,希望香港保持现在的状态的。

  今天我惊讶地看到北京的《中国新闻周刊》杂志,在前一期刊登了香港大律师王竞峰,他在香港中环做大律师,说这十五年来,香港的法制,比港英时期还要好,甚至比英国本土要好。还有我们的《亚洲周刊》的邱总,谈到香港媒体,这篇文章中所提到的,香港媒体的自由度也比港英时期要好,就是违章建筑建设的批评,对高管的批评在港英时期也是不可能的。新闻媒体的自由,今天在整个大局上来看,香港最珍贵的价值观,法制的自由仍然存在,仍然发展得很好,也是和中央政府的支持离不开的。

  自由行有很多弊病的同时,也在给港人送钱,这也是比较好的。我观察到,这几年社会公德也是逐渐在进步,这些我们也要看到。人们用蝗虫来概括,是很情绪化的。我觉得内地和香港的观念的冲突,两方面都存在问题。

  第三个,我来说说,政府制度方面的缺失和应对方面的问题。比如孕妇生子谈起,我做了些调查,大概从2004年开始,特区政府给内地孕妇配额,这个配额是出售的,叫做预约,内地有孕妇可以预约来香港生子,分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公立医院是3.8万港币,私立医院6.8万港币。这个预约的名额是特区政府指定的,当然我觉得预约的名额是有多方面考虑,比如解决香港人口出生率下降以及人口老龄化的问题,同时也可能对非典时期的医院有救助因素,起源可能在里面。

  解决香港出生率下降有不同办法,解决“双非孕妇”也有不同办法。我觉得内地有很多学生在香港读书,大概有七八年的历史了,这不摆在这吗?有这么多年轻人在这了。有很多双非孕妇在这生了孩子就抱走了,因为她们在香港没有房子,由他们(刚出生的小孩)来帮助香港保人民,那是猴年马月的事情呀?这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内地学生来香港读了四年书,生活了四年,了解香港的环境包括,制度、法律还有人文环境,所以更多地吸收这些人参与香港的建设,在香港就业不是更好嘛?我自己是这样想的,由内地孕妇生子来香港解决香港人口出生率下降的问题,是远水。过去,内地生来香港毕业后的就业的门槛很高,限制比较多。现在可能好一些,我昨天听到,内地生在香港工作,毕业后有一年的时间找不到工作的话,就得离开。其实这方面,还是有余地进行制度设计的。这些年轻人二十出头,受得教育也很好,这不是很好的建设香港的生力军吗?

  我是这样看的,要么就是降低门槛,要么就取消04年开始的向内地孕妇出售配额的预约制度,要不有需求,就扩建医院嘛。我了解到,特区政府支出50%在医院建设方面,这虽然不是很低,但是还能提高一些,其实可以建医院,比如妇幼医院之类的,还是有很多的措施的,我现在看到的是,明年可能取消这个政策,采取这样的措施,我觉得政策上可以检讨这个。

  第二个是自由行方面,内地经济增长,收入水平的提高,有钱人越来越多,所以到向往到香港来的人很多,实现的人也越来越多。我觉得,现在来港的内地人可能要有三千八百万的趋势,这对香港带来很大问题,主要是香港的承载力能力问题。北京有1.6万平方米,香港只有一千平方米,他的承载力有限,接受能力的不足。我在北京也听说,自由行对香港人带来一些困扰。比如香港人说铜锣湾、尖沙咀都不愿意去了,全都是说普通话,和服务员讲广东话反而不理你,还有交通的拥堵。

  再深入观察,自由行虽然能赚很多钱,物流和商铺方面也有很大发展,听说中环、铜锣湾的商业用房增加得很快租金,也很高。这迫使香港的中小企业退出,同时也使得香港的名包,珠宝集中发展起来,这样实际上对香港的商业生态产生不好的影响。

  自由行这块,我觉得可以采取一些新的措施,这是我对香港特区政府提的意见。我觉得,现在产生的冲突是过渡时期暂时的现象,我同意昨天座谈时,香港官员跟我说的一句话,对于(内地和香港)不同制度文化的融合,十五年太短了,融合是需要很长时期的过程的,包括香港本地人才的崛起和培养方面。

  融合,我举起六个数字,汶川地震时,大陆作家韩少功写了一篇文章,歌唱这一年香港政府拨款六个亿人民币支援汶川地震救人。大约有18万内地人(主要是广东、上海)在香港工作,还有将近48万香港人到深圳购房居住,还有内地人到香港上大学增长650倍,目前内地和香港合拍的影片达到210部内地腹地极为宽阔,经济发展还有很大很多空间,可以借鉴香港的经验。同时支持香港的发展,使香港发展有一个很大的后台做支持。经济方面也有很多的合作方面,大陆的土地制度、福利其实也在向香港学习,比如土地转让制度,大陆有很多行业方面需要借鉴香港经验,因此我觉得,双方的融合是大趋势是会不断发展的,目前的是会有些阵痛和冲突。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