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海外移民 >
《忠诚》第二集:《谭善爱:岁月流逝初心依然
发布日期:2021-11-22 17:32   来源:未知   阅读:

  )“我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接管军营。你们可以下岗,我们上岗,祝你们一路平安。”

  如今24年过去,很多人可能还记得中英防务交接仪式上,一位中国军官坚毅英俊的脸庞和他喊出的这句令亿万中国人热血沸腾的话。

  他叫谭善爱,2005年从驻澳门部队转业脱下军装后,穿上了警服,在深圳的一个基层派出所当了一名社区民警,如今已经成为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特保大队大队长。

  谭善爱:这个事情过去了20多年,但是现在回望那一时刻,我的内心深处依然有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中国人经历了很多苦难,大家心中压抑了太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硬气一回。就在这个时候,香港回归,我们扬眉吐气的时刻到来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中华民族站起来了。

  谭善爱1964年出生在湖南省岳阳市华容县的一个偏远山村,1983年10月参军入伍,1985年7月考入桂林陆军学院,在军校期间加入中国,毕业后回到原广州军区司令部直属队警卫营,先后担任排长、副连长和连长。1994年,谭善爱被抽选到正在组建的驻香港部队,担任司令部军务处参谋,1997年5月被选为香港回归中英防务交接中方指挥官,因此走上了历史的舞台,迎来他军旅生涯的高光时刻。

  谭善爱:我是一个军人,这次交接对我来说,就是一个任务。在接受了这个任务之后,我心里只是想着,怎么把这个任务完成好。

  中英防务交接仪式时长为10分钟,每一分、每一秒某个人该处于哪个位置、做哪个动作,方案中都有严格的规定。为了确保不出纰漏、万无一失,充分展现中国军人风采,谭善爱和其他参与防务交接仪式的战友,严格按照方案要求一遍一遍刻苦训练。

  谭善爱:五六月份的时候,深圳的天气特别炎热。我们一共有22个人,每天起早贪黑地训练,其中有2个军官、20个士兵,大家的皮肤都被晒得黢黑。因为我们要面对的是一种外交场合,不能出一点儿错。上级千挑万选,选择了我们,我们就要把这个事情做到最好,达到最高标准。

  香港回归中英防务交接的10分钟,是载入史册的10分钟,毫无疑问,这也是谭善爱军旅生涯中最闪光的10分钟。一年半之后的1999年1月,谭善爱又调入驻澳门部队筹备组,参与了驻澳部队管理规章制度的建立,并在澳门回归当日圆满完成了部队进驻澳门和升旗仪式的组织工作。

  2005年,41岁的谭善爱结束了22年的军旅生涯,从驻澳门部队后方基地副主任的岗位上转业到深圳市公安系统。报到时,他和另外一名转业的团职干部一起被分到宝安区黄田派出所,当了一名社区民警。刚开始,面对一名军队团职领导到基层社区民警的身份转变,他的心里不由产生了一些落差。

  谭善爱:前不久,我还是一个领导,可以发号施令。结果没过多久,来到派出所,成了一名社区民警,每天处理的都是些家常里短的小事,心理落差很大。其实我这个人是很坚强的,但是我知道,再坚强的人也有脆弱的一面。

  但是,谭善爱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积极投身到工作当中。在这座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社区民警的工作更为辛苦和繁琐。那时,宝安区经常有许多外来务工人员聚集,派出所每天都会接到报警电话。最忙的一天,谭善爱接连出警31次,创造了派出所最高的个人日出警纪录。

  谭善爱:那天忙得基本上没时间吃饭。一整天的状态就是,这里的事情还没处理完,那边的警情又来了。马不停蹄地忙到下午两三点钟,才来得及吃午饭。我记得,那一天共处理了30多起警情。

  军人出身的谭善爱,努力用心去做好本职工作,处理小纠纷时,他有侦察兵般的细心和耐心;处理大矛盾时,他又显出带兵人独当一面的果断。一次,有位出租车司机和乘客因为1元钱的燃油附加费产生矛盾,乘客下车时踹了车门一脚,司机叫来几十名同乡把乘客打伤,这名乘客随后也纠集几十人到场,一场群殴大战一触即发。谭善爱赶到后,一瞪眼晴,用洪亮威严的声音把双方镇住,之后开始了苦口婆心的劝导。

  谭善爱:我把司机叫到一边,问他,你信得过我吗?他说信,我说那你要相信我,能帮你处理好这件事情,不要闹事,不能打人家。经过耐心劝导,很多人都离开了,留下了一些闹得比较凶的人,我再慢慢平息他们的火气,把他们带到派出所进行调解。最后我把这个事情处理好了,没有留下任何隐患。

  谭善爱以兢兢业业的作风和古道热肠的真情,赢得了同事和社区居民的交口称赞,但是,他们都还不知道,大家口中的这位“谭哥”,就是那位曾经站在历史舞台上的风云人物,直到2007年香港回归10周年,中央电视台找到谭善爱采访,大家看到出现在电视上的他,才知道他就是香港回归时防务交接仪式上的那位“明星军官”。

  是金子,终不会被埋没光芒。转业到派出所工作整整三年,谭善爱优秀的军人品质和出色的指挥管理才能,逐渐在特区的治安工作中显露出来,得到各级领导的认可。2008年12月,宝安分局成立特种保卫大队,局领导亲自点将,让谭善爱担任大队长。

  谭善爱:领导让我来当大队长,我感到非常兴奋。毕竟我就是带队伍出身的,我觉得我终于有事情做了。后来我就思考,这个队伍应该怎么带,还写了一万多字的书面材料给局长看。他也非常重视这件事情,从头到尾一字不落地看完了。

  大队刚组建时,只有三个松散的中队,经过谭善爱半年时间的精心打造,队伍很快发展到12个中队,并且纪律严明、作风过硬,在一系列重大安保、维稳处突和防汛抢险任务中发挥重要作用。

  谭善爱:在我接手之前,这个队伍是松散的。我接手之后,才把他们都整合起来。那个时候,宝安区有十个街道。我在每一个街道建立一个中队,一共建立了12个中队。后来,这个队伍成为我们深圳市公安战线上抢险救灾、维稳处突的中坚力量。

  虽然走上了基层领导的岗位,但谭善爱一直保持身先士卒的军人作风,在急难险重任务时依旧冲锋在前。2011年,深圳承办第26届世界大会,为确保安保工作万无一失,谭善爱冒着盛夏酷暑,每天奔波于各个场馆进行检查督导,由于过于劳累,患有高血压的他差点晕倒在岗位上。

  谭善爱:宝安区有很多场馆,我们承担所有场馆的安保任务。那段时间,我走遍了所有场馆的点位,亲自安排好每一个点位的警戒任务。因为天气比较炎热,有一天,我感觉身体不太舒服,一量血压,数值飙到了170多。我特别担心,在心里对自己说,千万别倒下,还有那么多的场馆,需要我一个一个走完。

  大会圆满闭幕后,宝安区特保大队荣立集体三等功,谭善爱荣立个人二等功。新的荣誉面前,他依然心怀感恩,保持着低调谦卑的作风。

  谭善爱:一个农村的孩子,取得了这么多的荣誉,你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吗?如果不是进入部队,我的出路可能也就是到外地打工。正因为来到了部队,加入了中国,受到了良好的教育,我才能够成长成才。

  今年,55岁的谭善爱成为二级高级警长,享受正处级待遇。在人们的眼里,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遍地都是赚钱的机会,可是谭善爱一家三口在这里生活多年,却一直过得比较清贫。早些年,妻子随军后还曾经下过岗。无论在部队,还是到地方,不管身处何种岗位,谭善爱始终坚持党性原则,从不滥用权力和借机敛财。

  谭善爱:我一直牢记,我是1986年1月入党的,入了党就是一辈子的事情。即使我现在不在部队,但是一个员应该具备的品质,我身上依然都有。无论我今天身处什么样的位置,无论我现在在做什么样的工作,支撑着我的信念一直都在,督促着我把各项工作做到最好。

  经历过辉煌,也能甘于平凡,耐得住寂寞,也守得住清贫,这就是谭善爱几十年军旅岁月和退役人生的真实写照。岁月流逝,初心依然,他始终如一,坚守着一名员和退役军人为国奉献、为民服务的本色。

  “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打败了日本侵略者,消灭了蒋匪军……”今年,是谭善爱脱下军装的第16个年头,当年那个英气逼人的年轻军官,如今已年过五旬,但是,再次唱起《我是一个兵》这首歌,军人的豪情和热血忠诚,依旧在他的心中激荡。

  • Power by DedeCms